电话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品牌文化 >> 历史渊源 >>
  •  

    历史渊源

     

    巴陵春既是茶叶现代品牌,又是历史名茶,显现出中国独特的茶文化魅力。巴陵春茶作为一个历史名茶,其文化底蕴有着上千年的历史积淀。

     

    唐代“灉湖茶”是巴陵春之源。“灉(读yōng)湖茶”在唐代又叫“灉(读yōng)湖含膏” ,在宋代叫“含膏冷”、“白鹤茶”,产于灉湖南面诸山。“灉湖”就是现在的岳阳南湖,“灉湖茶”的产地在灉湖沿岸,现今岳阳市南湖和北港流域。

     

    随着城市的扩展,古灉湖茶园面积减少,但巴陵春茶人对于古灉湖茶犹存眷恋,还坚持种植着那片古老的茶园,还保留着传统的黄茶制作技艺。美国ICN国际卫视《游在中国》节目摄制组2013年专程来到岳阳黄茶发源地岳阳经济技术开发区三荷茶叶专业合作社,拍摄巴陵春有机茶园风光和紧压黄茶手工制作技艺,巴陵春黄茶从此名扬海外。

     

    灉湖茶的产地

     

    据宋代范致明《岳阳风土记》载:

     

    灉湖在州南,春冬水涸,昔人谓之干湖,水经谓之滃(Wēng)湖。秋夏水涨即渺弥,胜千石舟,通阁子镇。

     

    “州南”即指岳州之南,“灉湖”系洞庭湖的一个小湖汊,有北港水注入。渺弥(miǎo mí ),水流旷远貌。

     

    湖名为何叫“灉”?清代吴敏树《新修吕仙亭记 》解释了灉湖的“灉”字,还描绘了青苍秀美的灉湖景色。

     

    《新修吕仙亭记 》第一段:

     

    岳州城南吕仙之亭,当南津港口。古所称灉湖者,水反入为灉。城东南诸山之水,自南津西北趋湖,湖水起,则东南入山,尽十余里皆湖也。故山水之胜,亭兼得之。由亭中以望,凡岳阳楼所见,无弗同者,而青苍秀映之状,幽赏者又宜之。至于为月夜泛舟之游,无风波卒然之恐,唯亭下可也。

     

    大意是:岳阳城南吕仙亭,正对南津港口。古代所说的灉湖,是湖水回流因而称“灉”。城东南几座山上的水,从南津西北流入湖里,湖水涨,又从东南流入山间,全部十多里远地方都是湖水了。山水美景,吕仙亭兼而有之。从亭中远望,凡是岳阳楼所看到的景物,全能看到,青苍秀美的景色,又非常适合赏幽的人观看。至于在月夜划船游览,只有亭下没有风波乍起的恐惧。

    上图:吴南屏《新修吕仙亭记》

     

    唐代张说七言律诗《灉湖山寺》,为我们展示了一副古灉湖画卷:

     

    空山寂历道心生,虚谷迢遥野鸟声。

     

    禅室从来尘外赏,香台岂是世中情。

     

    云间东岭千重出,树里南湖一片明。

     

    若使巢由知此意,不将萝薜易簪缨。

     

    道心:向道之心。

     

    香台:佛殿之别称。

     

    寻:八尺为寻。

     

    巢(cháo)由:著名隐士巢父与许由。尧帝欲让位,巢父不愿意,并劝说许由也不接收禅让,许由从之。

     

    萝薜(lúo bì):女萝与薜荔,山中植物。《楚辞·九歌·山鬼》云:“若有人兮山之阿, 披薜荔兮带女萝。”以后就将薜萝看成是隐士的装束,借代山野隐居。

     

    簪缨(zān yīng):簪子与帽带。指代达官贵人。

     

    诗的大意是:山林寂寂滤尽了俗念凡尘,空荡的山谷里传来山鸟啼鸣。幽静的禅堂让凡人肃然生敬,香烟缭绕怎会是尘世中的俗情?东岭的层峦自云间涌出,丛林的倒影在南湖历历分明。巢父、许由如果能来这里,再大的乌纱帽也换不了这份幽情。

     

    这首诗是张说在公元715年(唐开元三年)贬官岳州刺史时创作。虽写禅寺,但所恋的是美好湖山。空山寂历,容易使人心合妙道。同时也暗示道心空明,染尘则不得。诗人到了人烟稀少的空山,遥远的山谷中时时传来鸟叫,不是感到寂寞,而是感到很惬意,所谓“鸟鸣山更幽”也。云外赏禅室,是超凡;近香台而远世情,是脱俗。颈联(第三联)写景,当下全然是一片禅意佛心。尾联(第四联)总括心境。意思是说:就是巢父、许由,也会赞成我隐居的,谁还抛弃萝薜去换取簪缨呢?

     

    这首诗,艺术价值极高,开了盛唐山水田园诗派的先河;同时也有很高的史学价值,让后人了解唐代灉湖的风貌。

     

    今天的岳阳南湖位于岳阳市城区南部,西傍浩瀚洞庭,南面龙山逶迤,区内山水相间,风景秀丽,风景区总面积35平方公里,其中南湖水面12平方公里,湖叉交错,湖水清澈,岛屿星罗棋布,岸线弯弯曲曲,有“东方日内瓦”的美誉。南湖存在的意义日渐凸显:南湖为人们提供了休闲场所、新鲜的空气和大片的阴凉,而成为这个城市的绿色心脏。陈奇志《南湖感怀》联云:

     

    一轮皓月,万顷碧波,趁良宵共泛篷舟,曾遍游南津北港。穿荷挹冷露,荡桨逐浮鸥。听谁玉笛横吹,南湖夜色翻成曲?

     

    单个陶壶,半挑古籍,离闹市迁居水岸,全忘却利禄功名。种菊慕陶潜,烹茗思陆羽。取我狼毫疾扫,处士幽情尽入诗!

     

    挹(yì):舀,把液体盛出来。狼毫:用黄鼠狼的毛做成的笔,这里泛指毛笔。
     

    上图:北港(王家河)整体鸟瞰图

    上图:巴陵东路以南的北港(王家河)鸟瞰图

    上图:北港(王家河)流域一景:螺蛳桥

  •  

    灉湖茶的演变

     

    晚唐著名诗僧齐己写有五律《谢人惠灉湖茶》诗:

     

    灉湖唯上贡,何以惠寻常?

     

    还是诗心苦,堪消蜡面香。

     

    碾声通一室,烹色带残阳。

     

    若有新春者,西来信勿忘。

     

    斐(fěi)济《茶述》列举了当时的十大名茶产地,“灉湖”就是一处。寻常:平常人,指自我。蜡面香:即蜡面茶。蜡面茶以甘香名世,因而唐代则列为贡茶,且岳州灉湖是蜡面香的主要产地。信,信使。希望信使再来时不要忘记带新茶。

     

    此诗证实:湖南岳阳灉湖茶早在唐代就列为贡茶,其特点是茶饼表面有蜡光,香气浓,茶汤红黄如残阳,新春茶加工的紧压茶品质尤佳。

     

    李肇《唐国史补》(公元758年左右)记载了湖南最有名两种茶:

     

    风俗贵茶,茶之名品益众。……湖南有衡山。岳州有灉湖之含膏。

     

    《唐国史补》还有灉湖茶带入西藏的记载:

     

    常鲁公使西蕃,烹茶帐中。”赞普日:‘此为何物?’鲁公日:‘涤烦解渴’所谓茶也。赞普说:“我亦有此,遂命出之以指曰:此寿州者,此顾渚者,此蕲门者,此昌明者,此灉湖者。

     

    常鲁于唐建中2年,即公元781年出使西藏。

     

    中唐杨烨《膳夫经手录》载:

     

    岳州灉湖茶所出亦少,其好者可企于茱萸寮。

     

    裴汶《茶述》载:

     

    今宇内土贡实众,而顾渚、蕲阳、蒙山为上,其次寿阳、义兴、碧涧、灉湖、衡山,最下有鄱阳、浮梁。

     

    宋代范致明《岳阳风土记》载:

     

    灉湖诸山旧出茶,谓之灉湖茶,李肇所谓岳州灉湖之含膏也,唐人极重之,见于篇什。今人不甚种植,惟白鹤僧园有千余本,土地颇类此苑,所出茶一岁不过一二十两,土人谓之白鹤茶,味极甘香,非他处草茶可比并。茶园地色亦相类,但土人不甚植尔。
     

     

    上图:宋代《岳阳风土记》关于灉湖茶和灉湖井的记载

     

    “灉湖含膏”在宋代已演变为“白鹤茶”,宋代灉湖茶产量远不及唐代,只有白鹤僧园种茶,当地人将“灉湖含膏”更名为“白鹤茶”。产量虽少,但质量极好,味极甘香,他处茶叶无法可比。灉湖诸山与白鹤僧园土质类似,适合种茶,可惜当地人较少种植茶树。

     

    宋元时代著名学者马端临著《文献通考》,它是一部从上古到宋朝宁宗时期的典章制度通史。《文献通考》记载的岳州名茶有:大巴陵、小巴陵、开胜、开卷、小卷、生黄翎毛。

     

    《宋史》载:

     

    榷茶之制,择要会之地。……荆湖则江陵府,潭、澧、鼎、鄂、岳、归、峡七州,荆湖二百四十七万余斤。茶有二类,曰片茶,曰散茶。片茶蒸造,实卷模中串之,唯建,剑则既蒸而研,编竹为格,置焙室中,最为精洁,他处不能造;其出虔、袁、饶、池、光、歙、潭、岳、辰、澧、州。

     

    明代陈仁锡《潜确类书》载:

     

    潭州之独行灵草,岳州之黄翎毛,岳州之含膏冷。……此皆唐宋时产茶地及名也,见《茶谱》、《通考》,以上为昔日之佳品。

     

    “黄翎毛”宋代开始生产,“含膏冷”即唐代的“灉湖含膏”。
     

     

    上图:光绪《巴陵县志》卷之七关于灉湖产茶的记载

     

     

  •  

    灉湖茶的传说

    很久以前,一对白色的仙鹤飞到了岳阳南湖(旧称“灉湖”)。仙鹤如一位美人,身姿高挑,曼妙轻盈,姿态优美,高雅大方。仙鹤时而戏水湖边,时而展翅蓝天,闲适自得,透露出尘世间没有的“仙”韵。仙鹤晚宿南湖西北一山,人们喜欢这吉祥的神鸟,便把这座山取名为“白鹤山”,还在山上建了一座寺庙,命名为“白鹤寺”。白鹤寺周边的田园有僧(sēng)人耕作,被称为“白鹤僧园”。僧人在此处种茶,白鹤僧园的茶味美香高,名气远扬。白鹤寺旁,有一清泉,流入南湖,后来人们凿井蓄水,此井呼为“灉湖井”。

     

    人与白鹤和谐相处,白鹤有感于受到人们的礼遇和敬重,便想法报答人们对它们的厚爱。仙鹤让灉湖井泉更加清冽甘甜。煮沸此泉,用之烹茶,茶碗上方,轻烟袅袅,其形宛如白鹤。“白鹤”或亭亭玉立,或翩翩起舞,给人以无穷的遐想。

     

    巴陵后来有个新县官,贪得无厌。一位听差阿(ē)谀(yú)谄媚,告诉他巴陵有口井,用这泉水烹白鹤山的茶,既能赏白鹤舞姿,又可得仙鹤保佑,品茶高人,得此仙液,心身舒畅,益寿延年。县官一听此言,迫不及待,急令听差速去白鹤山取泉索茶。县官一试,只见鹤舞翩跹(piān xiān),优游自得,相信听差之言不假。从此县官每日指令差役取泉不误。

     

    一天,狂风大作,乱云飞渡,差役站立不稳,一不小心,跌倒在地,所幸水罐无损。差役一时不知所措,呆若木鸡。有路人见状,问明缘由,遂出一计,解了差役燃眉之急。只见差役就近盛了一罐清水,带回衙门交差,料县官无从判别。

     

    茶刚沏好,杯中一团雾气冉冉上升,县官眼睛模糊一片,不见往日白鹤倩影,问役差怎么回事?役差心中有愧,以为县官看破他偷梁换柱之事,连忙跪下求饶,交代实情。县官大怒,命人将这差役痛打五十大板,并投牢问罪。

     

    仙鹤不满县官的暴虐,双双高飞而去,以示抗议,从此不再飞回,空留白鹤一寺,但在岳阳人民的精神世界里却永远留着仙鹤的一席之地,因为它象征着圣洁、清雅、长寿。

     


     

    上图:著名文化学者在岳阳市巴陵春茶业培训学校讲授岳阳地方文化

[官方微信]